物质X

这次的主题叫着《物质X》。
是这样的,以前我在念硕士的时候,
教授不知从哪里拿来了一个原料,
号称吃了之后会帮动物抵抗某种疾病。
因为这个project是跟其它单位合作的关系,
教授怕其它单位知道我们用了什么原料而捷足先登发表论文结果,
所以当我们把原料pass给他们时,就只是标下了物质X的这个词。
在每周一的lab meeting时,如果有实习学生在场的话,
也会用物质X轻轻带过,非常好笑。

很多人知道我是兽医之后,几乎都会问我说几时要开诊所,
好像除了开动物诊所之外就没有其它的选择了。
叫那些在卖药的,农场或水族馆上班的,情何以堪?
所以这次我要写一下兽医在实验室里的工作。

我现在在怡保一间叫VRI (Veterinary Research Institute)的地方上班,
是个研究动物疾病的地方。
因为政府工是随性分派大家去不同单位服务的,
所以那时候虽然知道得到政府工了,但不知道会被派去哪里让我紧张又担心。
我就是不想白白浪费掉我在masters学习到的知识所以才找工找了一年嘛。
但幸好最后他们有看到我的硕士资格,把我放在VRI里。
去VRI报到时,又因为告诉了Pengarah说我之前在硕士做的研究,
所以就进了bacteriology section。
其实在我找工的时期,有想过驾车去VRI问问看有没有职位空缺,
虽然最后发现得用网站来申请,
但寻寻觅觅最后还是如愿以偿进到这个单位工作,很开心很感恩。

之前的硕士跟现在的VRI都是在做着培养bacteria的工作,但目的非常不同。
硕士的时候因为是做研究的关系,所以我们得主动去农场收集sample,
对于有兴趣特定的细菌也有一套formula如何去培养。
在VRI就不同了,虽然说是研究所,但也有做diagnosis的部分。
别人会从有病的动物身上collect sample送来VRI,
要我们去diagnose看里面有什么bacteria。
这个真的比研究更考功夫!
因为有些bacteria需要特制的media才能生长,不了解整个case history的话,
培养到的都是些commensals/normal flora(不会造成疾病,维持生态平衡的细菌)。
这种results其实很难做出什么结论。

我之前修的硕士课程叫Veterinary Public Health,
说起来也是误打误撞选上的。
那时候我更加喜欢clinical pathology,但选科的时候没有这一科,
只好选了公共卫生。
我还记得进实验室的第二天就跟教授说我想要转科,
然后被劝说其实公共卫生是一个大科目,未来就业机会比较广,
PhD的时候再specific一点也不迟。
然后我就接受了。

Veterinary Public Health字面上的意思还真让人摸不着头绪,
好像关于大众的卫生健康,可是前面又加了一个兽医的字。
其实近年来大家都在讲着One health的concept,
就是动物,人类,环境应该被看成一体的。
不能分成兽医是兽医,人类医生是人类医生,互不相干。
况且很多人类的疾病都是从动物身上传来的,
所以应该要有一科是连接兽医和医生看不到的部分。
这科就是在研究着动物会传染给人类的疾病(zoonoses or pathogens of public health significant)。
例如食品卫生(food safety), 抗生素耐药性(antibiotic resistance)等等的课题。
但很可惜的是,我观察到现在我们的兽医局更加注重动物的疾病就对了。
虽然在人类身上会造成疾病,但如果在动物身上不会发病,基本上兽医局会比较忽略。
但也不能全怪兽医局啦,因为动物的outbreak一波接一波,
都忙不过来了,
哪里有足够的资源去探索公众卫生的部分。

硕士时学到的东西几乎都用在现在的工作上了。
相比起之前硕士的时候因为要赶毕业非常压力地一直做一直做,
VRI的研究会比较轻松。
我这里也要非常感谢之前教授的教导,
例如我还记得以前senior让我去review一篇论文,
Review完之后我只修改了一小部分的地方。
如果不是过后教授和senior坐下来跟我一起在电脑面前一句一句读,
我都不懂review时需要那么认真。
其实review的时候,除了看grammar之外,
还有语句通顺,逻不逻辑,上一句跟下一句有没有关联等等都非常重要。
有时一句to determine或是to identify都会辩论很久很久。
我喜欢那时候脑力激荡的过程,从教授办公室出来之后虽然很累但很有满足感。
现在我也有很多机会review别人的论文,
如果没有他的训练,我不觉得我能做到那么得心应手。

这篇也算简单介绍了我在实验室的工作了吧。
我想如果能持续朝这个方向前进也很不错呢!=)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成为翻译员的故事

穷游欧洲(三)

前进罗马尼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