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17

疮疤

写这种揭开自己疮疤的文章真的很不好受。
感觉上又重新经历回那一段失眠然后狂diarrhea的日子。
以至于这篇真的卡了很久。

与其说我带着怨恨来写这一篇文章,
倒不如说我只是想记录发生过的事。
虽然现在想起来还是有点介意,但希望若干年后自己可以释怀。
也可以顺便提醒未来成为老板的我和你:怎样的公司会逼到员工想离开。

其实在进这间公司之前就有人警告我说这间公司不简单,
细问之下却不肯告诉我更多,要我自己慢慢参透。
你知道我也只是单纯想把工作做好所以没有想太多就冒冒然进去了。
还记得面试的时候那个general manager还说我们有一个非常团结的team,
怎知最后证实并不是那样。

故事的内容其实是某天某senior叫我星期日要进农场看员工们给鸡准备预防疾病的药,
但是我想到说这个准备工作一个Group会准备三次,
所以就擅自决定不进去了。
我其实也承认这件事上面是我的错,也道歉了。
某天我在办公司的时候这个senior竟然将药单丢在我桌前,
一副:‘你看你到底做了什么好事’的样子。
质问我为什么让Nepal员工自己去掺药,没有进去监督。
其实除了星期日这件事我承认是我错之外,
但是这个监督事件我真的超冤枉。明明他说过一个月进去监督四次就可以的了。
现在却怪我没有进去监督其中一个
而且他还说,现在其中一份报告也不见了踪影,你要给我找出来。
我这个时候虽然有点生气,可是还是强忍着:
是的是的,对不起,好的,我下次每一次都会进去监督的。
报告我也会找出来给你。
直到他威胁我说:If vaccination got any problem, I will find you.
Dr. Ho,现在这里不是学校啊,你现在是做工了。(在不同场合重复过三次)
我才大爆发地说:我知道这里不是学校!现在是做工!

怎知这种反叛的态度招惹了他。
几天之后就发email来指责我犯的错误,
除了cc给general manager,也cc了去human resource。
Email内容就是指责我星期日没有进农场,第二没有监督员工准备药,第三其中一份报告不见了。
最后加多一句:Breeder vaccination is very important for maintaining good flock health.

过了不知几天之后,竟然也被HR召见,
说我的第一到第三个月的表现不是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