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018

来走一趟韩国实验室

Image
又是我啊!
两个月前我回了一趟硕士时期的韩国实验室。
这篇文章就带大家一起来看看我之前的实验室长怎么样吧!

回到待过两年的地方,
物是人非,有个senior还有一个labmate都已经离开实验室了。
反而教授旗下多了三名新的学生。
这样说我也可以算是他们的大前辈吧?
我可是第二个从这个实验室毕业的呢。
怎么看到大前辈还不下跪呢?哈哈!

在实验室转了一圈,发现实验室变得比以前窄了,
东西变得好多,冰箱也多了几个。
努力去找寻自己在这里存在过的痕迹,
还是会看到有些纸张上的字迹是我写的。
觉得好怀念。

除此之外,我之前在明洞逛街时志愿团体给的一棵来自独岛的植物,
还在实验室里健康存活着。
算起来这棵植物大概也有三四岁了吧!
看到junior在做着一个实验,
有些小步骤做错了,labmate纠正了他。
这让我回想起当年这个实验我们可是试了很多次之后才set up出来的,
所以这些小步骤也是因为有我之前的参与才变得更好,
让我觉得很骄傲。
而且看到知识能这样一代传一代真的觉得好棒啊!

然后他们就一起去吃晚餐了,
我就想起当年我们午餐晚餐都几乎一起去吃的。
时间一到大家就会告诉大家是时候去吃饭了。
然后大家就会拿起手机检查今天哪个食堂的菜单最合胃口,
(我们实验室附近有三个食堂!)
才一起走去的。
吃完了之后,有时还会去买咖啡或是买些小零食(ice cream)来吃,
真是享受。

这次回去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去见我的教授
虽然那时侯我还蛮不喜欢他的,
但那已经是多年前的事情了,早就释怀了。

以前做实验的时候有时会失败的,
这个时候如果害怕跟教授讨论其实大可自己窜改资料,
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论文交上去。说真的或许教授也不会发现。
可是那时却过不到自己那关。
所以就跑去找教授谈谈应该如何解决。
不知怎的,教授好像有一种魔力。
每次跟他谈了之后会发觉自己想到很大件的事原来是小事一桩。
整个人变得非常轻松,豁然开朗起来。
这次回去也一样,我跟他投诉说我们现在的部门资源不足,
很多东西都不能买,连要用的特制agar也没有。
怎知他说:
你怎么不自己调配呢?
啊!其实自己调配也不是说不可以,确实是行得通的,
是我自己没有想过可以如此而已。
他总是可以想到我想不到的地方,
其实他也不差对吧?

在毕业的时候其实教授是希望我可以出版一张paper才走的。
可是那时候把paper交上去给jour…

物质X

Image
这次的主题叫着《物质X》。
是这样的,以前我在念硕士的时候,
教授不知从哪里拿来了一个原料,
号称吃了之后会帮动物抵抗某种疾病。
因为这个project是跟其它单位合作的关系,
教授怕其它单位知道我们用了什么原料而捷足先登发表论文结果,
所以当我们把原料pass给他们时,就只是标下了物质X的这个词。
在每周一的lab meeting时,如果有实习学生在场的话,
也会用物质X轻轻带过,非常好笑。

很多人知道我是兽医之后,几乎都会问我说几时要开诊所,
好像除了开动物诊所之外就没有其它的选择了。
叫那些在卖药的,农场或水族馆上班的,情何以堪?
所以这次我要写一下兽医在实验室里的工作。

我现在在怡保一间叫VRI (Veterinary Research Institute)的地方上班,
是个研究动物疾病的地方。
因为政府工是随性分派大家去不同单位服务的,
所以那时候虽然知道得到政府工了,但不知道会被派去哪里让我紧张又担心。
我就是不想白白浪费掉我在masters学习到的知识所以才找工找了一年嘛。
但幸好最后他们有看到我的硕士资格,把我放在VRI里。
去VRI报到时,又因为告诉了Pengarah说我之前在硕士做的研究,
所以就进了bacteriology section。
其实在我找工的时期,有想过驾车去VRI问问看有没有职位空缺,
虽然最后发现得用网站来申请,
但寻寻觅觅最后还是如愿以偿进到这个单位工作,很开心很感恩。

之前的硕士跟现在的VRI都是在做着培养bacteria的工作,但目的非常不同。
硕士的时候因为是做研究的关系,所以我们得主动去农场收集sample,
对于有兴趣特定的细菌也有一套formula如何去培养。
在VRI就不同了,虽然说是研究所,但也有做diagnosis的部分。
别人会从有病的动物身上collect sample送来VRI,
要我们去diagnose看里面有什么bacteria。
这个真的比研究更考功夫!
因为有些bacteria需要特制的media才能生长,不了解整个case history的话,
培养到的都是些commensals/normal flora(不会造成疾病,维持生态平衡的细菌)。
这种results其实很难做出什么结论。

我之前修的硕士课程叫Veterinary Public Health,
说起来也是误打误撞选上的。
那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