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07

即兴演出

Image
现在正在听着戴佩妮的《一个人的行李》,心情还挺悠闲的,刚考完试,所以就自然而然想要远离书本,黏着电脑不放,狂上网!哈哈!
近来我一直都在做一些非常即兴的事,所谓的即兴就是没有想太多就去做了!我觉得这样也蛮不错的。。。因为至少你没有计划过,不会有那种计划了但是朋友不得空没来的失败例子。想去就去的洒脱感觉真不错!(也可以说是有点冲动吧)
给大家一些例子吧!在msn见到朋友,突然问我要不要去看电影,有车载送!然后我就不加思索就赶快换衣服去了!去看了一套叫《Whisper》的戏,真是恐怖!我最讨厌就是看恐怖片了!晚上的场景害我被逼遮一下眼睛(是一下吧了!)加上旁边的朋友一直吓我!最后落得的下场当然是被人说胆小和在背后讥笑(真丢脸)。又有一次,朋友打电话来问我要不要去吃pizza hut,我就很快叫停巴士,要他放我在巴士站好让他们来载我!本来有一天还说要去唱k,只是没有交通所以作罢!唉!
说到即兴,这个周末我真的过得非常即兴!也让我觉得很刺激!话说星期五考完试之后就犹豫着要不要回家,不然就想找朋友出去玩,就打了给阿廖!他说他回家,而且有车载送。我当然顺水推舟问他能不能搭顺风车。答应了之后,就赶快冲凉收拾然后朝sunway pyramid出发!事先根本没想到会是这样。我转了两轮电车才到subang jaya,再搭德士去就算大功告成,可以回金宝了!去问司机他竟然要收我十块钱。。我就扮样子等下。。第二次我去问时他就说:刚才问你要不要就说不要,现在我在抽烟,等下先啦!他那一副衰样逼我骗他说:我的朋友要来载我!哦哦哦!我简直断绝自己米路啊,因为其他德士司机也在旁边。。我又不想认错低头问他们,所以。。所以。。我临时放阿廖飞机然后去了陈勇志的家过夜!(即兴演出!)对不起,廖宇匡,原谅我啦!
勇志也被我的突然来访吓到!哈哈!又是不错的经验,去看看勇志搬进去的新家怎样。。他真的很忙哦!晚上四点才睡觉,他的每个coursemate都在狂画设计图!厉害厉害!
过后勇志载了我去midvalley逛逛(他回去赶画他的图画),所以就约了望捷他们出来哈拉一番!真开心见到他!我们还去了新开的robinson shopping mall走了一趟。。。才刚开几天哦!这是那边的其中一个场景。。有发觉当背景的是后面的白色装饰树吗?

昌元,看到我近来的样子了吧。。就是酱咯,普普通通。然后我又回到来upm上网写部落格了。哈哈!大…

哇哈哈哈哈哈(笑得合不拢嘴)!

现在已是深夜一点,本来应该就跑去睡觉的。。但今天发生了一件我不得不记录下来的事。。。

我上了NTV7的《开心就好》录影节目!我当然不是当嘉宾,而是在旁边挥手呼喊的观众!
原来录影工作是这样不同的,让我见识了很多!今天我录的是《开心就好》的第三集和第四集,预计播出的时间是十一月尾!哇!还有一段时间嘛。。到时候应该是考完试回家休息了吧?很期待自己的样子上电视!

我们一进到去,他就要我们拍了一系列哈哈大笑的短片。原因是有时摄影师捕捉不到观众们的热烈反应,就用这一些短片剪辑下去。哇!原来能这样的。
拍游戏节目应该是跟着流程走的,可是导演突然就说要拍最后一个镜头。。你能想像吗?李茂山说很感谢来宾们的到来,今天真是个愉快的晚上(有时候可能是下午拍的也说不定),然后还说下个星期同一时间同一频道再见。但真正的事,连游戏都还没有玩就跳去这个镜头。听说是因为钟盛忠怕闭幕唱歌时声音会沙哑而要求的。。。中间要玩游戏嘛!
原来当发现玩游戏的气球开始漏风时,随时都要停录,换气球(最过分还是要补回一点气给气球使它看起来跟之前一模一样!(很假)但败笔在于,他们换的气球是不同颜色的。。。观众会发现到吗?
当观众真的很辛苦。很累人的工作!我一连录了两场啊!累死我啦!据说有五架摄影机在照着我们,所以我们一定不能有挖鼻孔那种小动作。也不能伸懒腰的动作,脊椎随时都要保持直立的状态。。一说开始,我们得马上挺直身体!还有,大家也有看过广告时间吧。。其实对我们来说是没有的!根本不能去上厕所,要继续拍摄直到结束为止!一集我们录了四个小时!有一些出错(例如麦克风没有声音或忘记对白)就要重录。。而且观众的反应还要那种扮样子第一次接触的那种兴奋感。就好比如Amber Chia赢了奖品我们为他高兴喝彩后,突然发生一点状况。。我们录第二次要继续扮得很兴奋!所以今天真的大喊大叫了很久!

其实重点说的是,我很幸运的坐在钟盛忠和Amber Chia的后面当观众!头发皮肤让我们看得一目了然一清二楚!每当主持人问嘉宾的意见时就会照到我!哇哈哈哈哈!好开心!终于可以上电视了!其实我们也有一个大荧幕给我们看现在正拍着谁的。。每当拍到我我就会不自然的往大荧幕去看,根本没有听主持人讲话!(所以表情有点怪。。唉!)

做这种前排观众真的可以说是精神折磨。。每当镜头一到我时我被逼强作镇定。。其实内心担心得要死,巴不得镜头快点移开!话说回来,镜头一到我时,又很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