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10

在进入第五年之前。(一)

再来说一个故事:
那时候我从台湾回来啊。。。大家都问我说:好不好玩啊?实习好不好玩啊?东西好不好吃啊?等等。
过后这个人问我的第一句竟然是:台北动物园的麻醉药是用什么啊?
(我真的有点傻眼咯,哈哈)
---------------------------------------------------------------
那天老师派考卷回来,然后我因为写错病A而拿了3/15。
然后答案是病B,有些学生就投诉说病B都没有精神症状,怎么可能?
然后老师就回答说:不是每个症状都要写出来的吧。
过后我就跑去问她为什么不能病A,
她说:因为没有泻肚子的症状咯!!
(*+-@#$!%^)(希望你们明白啦)

好啦,其实这次的文章就决定是杂想啦,
想写写什么。。
大家可能发现我的部落格好像很多高兴的事吧,
其实也不是这样的,
只是伤心的事就保留给自己,没有写出来而已。

晚上总会让人想很多有的没的。。。

我听one fm时常都有人call in进来或发信息,
说:很想出去走走然后再回来。
我相信这是大家的心声吧。
就好像离开一个大家都熟悉你的地方,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那样。。
又或者工作已经厌倦了,出去走走充个电再回来。。

我要去香港了。。能出走两次(上次是台湾),
我真的觉得很感恩。
嗯,我也要出去走走看看,学下香港人讲广东话。
很期待呢。

加油。

Before entering the fifth year . ( 1 )
Then a story :
At that time I came back from Taiwan ah . . . Everyone said to me : folks ah ? Practice folks ah ? What you going ah ? And so on .
After this person actually asked me the first sentence is : Taipei Zoo anesthetics is what ah ?
( I am really dumbfounded slightly , haha )
-------------------------------------------------- -------------
That teacher sent papers back , then I as a mistake and took 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