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时光旅人

Image
这种不像我风格的题目其实是面试一间预定酒店网站公司时出的考题。
需要在20分钟之内写出来。
因为觉得好玩所以想要尝试挑战一下!
怎知这个题目却害我卡了很久的时间,迟迟写不出文章。

近来我刚刚过了三十岁的生日
自己也没做什么事情,就要被逼承认自己已经三十岁,其实有点不服!
人家比我迟出生一些就可以尽情地炫耀自己还是20多,怎么可以这样?

在生日之前,有个朋友一直耳提命面地重复提醒着我已经三十岁的事。
好像三十岁就应该成熟有担当,已经老大不小了,
30岁的人如果去狂欢就太幼稚了,狂欢这些事还是让给小的吧,不适合我们!
语气听起来有很多的感慨和不安。
听了之后其实没有很认同,为何要局限自己?
岁数可以是个参考指南,但是不需要被岁数束缚。
所以我潜意识也算一早就抛开了关于岁数的事情,
生日的时候也没有特别大的感触呢。
我在生活上也遇到过很多那些总会怀念那个比较年轻的自己的人。
30岁怀念20多岁的校园生活,40岁又在缅怀30多岁刚出社会充满热情的自己。
与其一直怀念,
倒不如认真一点面对当下生活比较重要。
反正明年又31了,谁得空去感伤啊?

这个时候读者就会说:哇!讲到自己那么洒脱哦,有多大成就啊现在?
其实还真的没有什么成就。
钱赚得不多,
满脑子想着又要去哪里旅行,一点储蓄也没有。
看到免费的食物也没有控制能力地越吃越多。
我并非太悲观的人,以上的论点也只不过成述着当下的状态。
无论如何,
以前有想像过自己可以做很多事情,世界都踩在我的脚下。
到近期才意识到,或许我跟其他人一样,
每天都是差不多的人。
所以现在的老板和同事能喜欢我,真的让我很感恩,谦虚的感恩。
也知道这种状态可能因为自己不小心做了些什么说错话就有翻转的局面。
所以我很珍惜享受现阶段正在做的事,
还有未来那无限的可能。

生日也让我想起了在欧洲旅行时有个沙发冲浪的host即将生日,
而筹划着自己生日派对的故事。
他有一个派对游戏让我印象深刻。
他要求来宾们排排他的人生event顺序。
来宾们到底有多了解他呢?而你们又有多了解我呢?
我是几时第一次谈恋爱呢?
几时兽医系毕业
几时开始待在韩国
又是几时去了一趟美国打工旅行呢?

回顾过去,才发现自己严重地染上了travel bug的这个病毒,
几乎一有钱就会把它花在旅行身上,
好像一年不去两个地方就对不起“做工做到像狗那么累”的自己。
在《背包客栈》上不…

理想的纪念品

Image
哎哟!
怎么会想到要写这样的一个题目?

有时候去旅行,
看到那些很认真地去雕刻,品质好,有当地特色,
或是为了某个节日而出现的纪念品,真的很想把它带回家。
好啦,这一次我就想写一下从外国带回来的纪念品。
(战利品篇!)

两年前不是去了一趟欧洲吗?
那时候虽然是省钱之旅,但我还是有买一些纪念品给自己的。

那么说到瑞士大家会想到什么呢?
当然就是雪山,美景还有乳牛啦!
所以当我去到shopping mall的玩具区域看到有卖这个木雕的乳牛,
忍不住就买了下来。
当去到罗马尼亚的吸血鬼城堡时,也在城堡里的纪念品店看到好想买的纪念品。
说也奇怪,通常在官方展区里的纪念品会比较好看;
反而出到去外面看到的那些小商店的纪念品很多质感都很不好,有种粗制滥造的感觉。
有些是颜料没有漆在应该的地方,走位了。
有些纪念品一看就知道制作者也是马马虎虎在做。

要买这个纪念品,让我想了很久。
出了城堡之后还一直挂念着它,就知道买不到的话会后悔的,
所以最后又冲回城堡告诉把关人员说我要买纪念品而买下的。
到了葡萄牙,到处都可以看到公鸡的纪念品。
「这种公鸡是葡萄牙的吉祥物,据说当年有个死囚行刑前向执行者说,如果他是冤枉的,
那么路旁妇女菜篮里被宰的公鸡就会复活,果然,
公鸡真的从篮里跳出来,发出咯咯的啼声,自此便成了祈求好运的吉祥物。」
这个鸡也代表了诚实,诚信,信任和荣誉,放在家里会带来好运哦!
大家如果去到那边,说没注意到也很难,因为橱窗都摆满这个公鸡啊!
现在还出了天气鸡这种东西,鸡会随着天气变颜色。
现在突然想下,才发觉我买的纪念品都跟动物有关。
那我是不是应该带回每个国家的代表动物呢?
例如西班牙让我想起高第的彩色蜥蜴,法国想起Notre Dame的怪兽等等。
但后来也没有看到很特别的纪念品,所以就算了。

在梵蒂冈的时候,也是参观了他们巨大的博物馆之后到了纪念品区!
啊啊啊!又是要买的时候啦!
让我看看可以买个什么。。
嗯。。参观的时候让我印象深刻的应该是在Sistine Chapel天花板上的湿壁画了。
锁定了要买的图案之后,
也会有种类繁多的document file,文具,笔记本,月历等东西让我选择。
最后选了fridge magnet。
说起纪念品,我在威尼斯的橱窗里不小心瞥见一个叫Bricola的东西引起我的兴趣。
(虽然当时候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
在威尼斯坐船的话一定会看到的…

感恩日记

今年朋友约了我一起写一个叫‘感恩日记’的东西。
就是记录下每天让自己感恩的事,篇幅不需要长,连续100天,
训练自己发现生命中每日值得感恩的事。
但到头来其实也不是每一天都有感恩的事情出现啊,
倒不如就总结一下只写一篇感恩日记如何?

我要写的是,对比上一份的鸡场工,换了新工作的我有多么地感恩。

之前的鸡场工作,上班之前我得先匆匆忙忙吃了早餐,
八点打卡之后冲凉换上制服就开始一天的工作。
冲凉换制服是因为怕从外面带疾病进去鸡寮,
所以你在鸡场看到的我是个头发全塌,
穿着青色制服和黑色boot,骑着motor沙尘滚滚去鸡寮的样子。
工作内容就是解剖死鸡,帮3300只鸡打预防针,去每间鸡寮视察鸡有没有生病,
面对的是一大堆的吱吱声,暗暗的空间,还有鸡寮咸湿的味道。
工作的时候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工作到下午5点。

可是现在的我啊,七点才慢慢爬起床,
八点打卡之后去买早餐,悠闲地吃了早餐之后才开工。
装扮有时会梳头发有时就让它自然垂落,
之前无用武之地的衬衫和皮鞋都派上用场了。
我的桌子前望出去可以看到一棵大树,还有一片青翠的绿地,
偶尔会有成群的小鸟飞过,早上吃着早餐看着窗外不慍不火的晨光,
让我心情非常愉快。
有时午后下起了倾盆大雨,看着窗外一片灰朦朦的天空,
树枝树叶被风雨吹得到处窜动,
坐在冷气房的我却感到很温暖,真幸福。❤️

午餐方面呢,那个鸡场提供的伙食还真的不是普通的差!
每天的菜单不是白饭,炒饭,炒面,面包就没有其他选择了。
而且白饭的配菜永远都是煎鱼,淋上咖喱汁,
加上切起来显得非常多的菜(芽菜,包菜,最适合苦力吃),
煎蛋则是用deep oil来煎,吃起来油味多过蛋味那种。
最癫的是食堂老板的口头禅永远是:随便吃随便吃。
普通日子随便吃,大日子随便吃,新年也是随便吃,到底几时才要认真吃啊?
根本就是喂饱人就算的态度,就不要到处跟别人说随便吃好吗?
你们会好奇说为什么我们就不去其他地方吃呢?
因为大家都穿了鸡场制服,要外出吃饭再回来冲凉,一个小时是不够的,
所以大家唯有依赖这间食堂。
也因为一党独大,大家唯有真的随便吃了。

现在的我呢,下午反而烦恼到底要吃什么呢!(叹气衰样)
完全可以自由选择想吃的东西。
驾车五分钟,
就可以想吃鸡饭就吃鸡饭,想吃河婆擂茶就河婆擂茶!
Ngggggghhhh! (任性)

而且之前的鸡场我得工作五天半,
代表我星期六也…

吴哥之美

Image
大家,真的很不好意思,
因为电脑坏了,很久都没有办法更新。

话说我今年去了一趟柬埔寨,
去之前对那里的认识很表面,
只知道有个Angkor Wat,什么也不懂。
幸好去之前朋友介绍了我去看蒋勋的《吴哥之美》,
我是去youtube找video来看的,让我在参观吴哥窟时比别人了解得更多,
对于它们的历史还有应该看什么也略懂一点。
至于书本版的《吴哥之美》,我是回来马来西亚之后才读的,
内容不够youtube版丰富,所以我会推荐youtube版本多一点。

这次就写下柬埔寨之旅吧!
柬埔寨用的是美金,我觉得东西比我们马来西亚更贵!
一瓶水可以卖到1-2美金,因为太渴的关系没办法也是被逼买来喝。

第一站就去了柬埔寨的首都Phnom Penh,
一下机就发觉那些tuk tuk车非常乱来,
那些车可以四面八方一起来,没有跟着交通灯。
朋友用摩哆载我在市区游走时,很多时候那些摩哆都是擦身而过的,非常惊险可怕。

第一站先去它们的皇宫看看,你知道我真的蛮喜欢那种塔尖设计的!

还去参观了它们的killing fields。
以前柬埔寨有一段共产党时期,它们的组织叫着红色高棉,
所以就去参观了他们囚禁老百姓的地方,
好残忍,看得我心情沉重都没有很想拍照了。
但是那里的博物馆资料丰富,参观路线和audio guide都做得非常好,
如果不是身体很敏感的人(对怨灵敏感),我非常推荐大家去参观。

过后我就搭sleeping bus去了Angkor Wat的所在地Siem Reap。
去真正的大重点吴哥窟之前我也去看了一段Aspara表演,
Aspara就是从乳海奔腾出来的仙女,
看Aspara的大家可以好好观察她们的手势,可以弯到很厉害。
据说这种手的motion就是象征着莲花从含苞待放,盛开到调谢的生命过程。
第二天一大清早我就起身去看Angkor Wat的日出了。
想不到angkor wat大起价,原本一天20美元的门票直接翻倍变37美元。
通常大家的行程会是一大早去看日出,然后回酒店吃了早餐之后再回去参观,
当时候我就不知道发什么神经,觉得回去民宿吃早餐再回来很浪费时间,
所以就叫司机回去了。我决定自己用脚来探索吴哥窟!
这里真的要劝大家不要那样做,因为每个景点都非常的远,根本走不到的!
一定要用tuk tuk啊各位!

说些吴哥窟的历史嘛。以前的高棉帝国信奉的是印度教,
然后过后才由阇…

成魔记

Image
求学的日子里,因为在优等班表现谦虚不骄傲,
所以在朋友间有‘好人’的美誉。
而当时被称赞为‘好人’的我也非常沾沾自喜,
觉得好人就是人缘好又亲切,时常做好事的人。
出来工作之后,对于成为好人这件事也不再执着了。
很多时候因为好心人会选择原谅或沉默,
才会让坏人继续为所欲为。
所以我对于待人处事方面,如果那个人超出了我容忍的极限,
我会变身成蟒蛇精加倍奉还。

找工的日子里,通过Couchsurfing招待了一位来自Ukraine的人。
前两次的美好经验,到这一次却让我大叹倒霉,
实属大开眼界。
说穿了,Couchsurfing是以一个人与人之间互相信任的方式来经营的平台。
有心人士想以这种方法来获得免费食宿,免费交通,
也不是不可能。

Alex很骄傲地宣称自己用免费的方法在外地旅行了两年,
免费的交通甚至可以进化到连飞机票也可以免费。
要求借宿的时候,还要求我的家里要有超速wifi。
感觉被冒犯之后,原本有想过取消host他,
殊不知他打电话来以非常不礼貌的语气说自己到了Temoh,要我去载他,
说他在太阳底下等了一个小时几乎都快要晒干了。
载了他之后,他给我的感觉是:我是European来这个乡下参观,
你要好好招待我,非常地理所当然。

我总算理解他怎么可以免费环游世界两年。
方法就是无所不用其极利用招待他的host。
吃的都由host包办,交通就用hitchhiking。
要他从钱包拿一块钱出来也难。
例如去到家里也完全不客气狂吃家里的东西。
一罐饼干在一天晚上就被他啃光,剩下两片。
去pasar malam也因为是白人,表现出一副感兴趣的模样,免费拿了很多食物。
我想如果换成一个衣衫破烂的人来讨食物肯定会被商家像过街老鼠般赶走。
买一个发箍也把价钱从RM4压到RM2,商家抵不过他的纠缠只好勉强答应。
他过后非常骄傲地跟我说:你看,这就是我免费旅游两年的方法。
其实他只是在利用着别人的好心罢了,有什么好骄傲的?
不要说我斤斤计较,身为host的我是有责任去照顾guest,提供食宿,
可是Alex完全扭曲了couchsurfing的理念,
心态很不对,免费食宿交通是主要目的,非常demanding。
品行脾气也差,因为巴士售票员没能即刻答到他的问题而骂人。
走之前他还拿了我的Maggi面,
去我房间指着零钱筒说要我给他些零钱作收集之用,
经过冲凉房也叫我给他一把…

疮疤

写这种揭开自己疮疤的文章真的很不好受。
感觉上又重新经历回那一段失眠然后狂diarrhea的日子。
以至于这篇真的卡了很久。

与其说我带着怨恨来写这一篇文章,
倒不如说我只是想记录发生过的事。
虽然现在想起来还是有点介意,但希望若干年后自己可以释怀。
也可以顺便提醒未来成为老板的我和你:怎样的公司会逼到员工想离开。

其实在进这间公司之前就有人警告我说这间公司不简单,
细问之下却不肯告诉我更多,要我自己慢慢参透。
你知道我也只是单纯想把工作做好所以没有想太多就冒冒然进去了。
还记得面试的时候那个general manager还说我们有一个非常团结的team,
怎知最后证实并不是那样。

故事的内容其实是某天某senior叫我星期日要进农场看员工们给鸡准备预防疾病的药,
但是我想到说这个准备工作一个Group会准备三次,
所以就擅自决定不进去了。
我其实也承认这件事上面是我的错,也道歉了。
某天我在办公司的时候这个senior竟然将药单丢在我桌前,
一副:‘你看你到底做了什么好事’的样子。
质问我为什么让Nepal员工自己去掺药,没有进去监督。
其实除了星期日这件事我承认是我错之外,
但是这个监督事件我真的超冤枉。明明他说过一个月进去监督四次就可以的了。
现在却怪我没有进去监督其中一个
而且他还说,现在其中一份报告也不见了踪影,你要给我找出来。
我这个时候虽然有点生气,可是还是强忍着:
是的是的,对不起,好的,我下次每一次都会进去监督的。
报告我也会找出来给你。
直到他威胁我说:If vaccination got any problem, I will find you.
Dr. Ho,现在这里不是学校啊,你现在是做工了。(在不同场合重复过三次)
我才大爆发地说:我知道这里不是学校!现在是做工!

怎知这种反叛的态度招惹了他。
几天之后就发email来指责我犯的错误,
除了cc给general manager,也cc了去human resource。
Email内容就是指责我星期日没有进农场,第二没有监督员工准备药,第三其中一份报告不见了。
最后加多一句:Breeder vaccination is very important for maintaining good flock health.

过了不知几天之后,竟然也被HR召见,
说我的第一到第三个月的表现不是很…

一万种吱吱声

我真的太久没有更新部落格了。
近来有点忙嘛。
但幸好写部落格这件事也做了大概有十年的时间,
有了习惯。。所以离开一段时间之后身体自然而然召唤着我要回来更新了。

这篇文章的题目取自我在鸡场工作时的鸡寮。
一间鸡寮里大概有一万只鸡。
所以进鸡寮做检查时就可以听到一万种鸡的声音。

但现在打着这篇文章的时候,
我已经把这份鸡场兽医的工作给辞了。
这篇文章就来说说我辞职的原因和感想吧。

进入公司第三个星期之后,我就被通知说要我去掌管vaccine team。
说工作内容是monitor,但更多的时候只是跟vaccine team的人一起去帮鸡打预防针罢了。
让我来解说一下到底这个vaccine team是如何运作的吧。
一个月大概有15天是要进鸡寮帮鸡打针。
一个鸡寮大概有一万只鸡,因为分成三个team,所以一个人一天要打的鸡就是3300只。
这里打针的意思是有人会pass那只鸡给你,
(鸡重量最重可达3-5kg,当然也有年龄比较小比较轻的)
你一只手抓着鸡,另外一只手就把针打进鸡胸里。
这个动作一天要重复3300次。
因为一天的目标要打那么多只鸡,所以员工们已经练出10秒内大概打5只鸡的程度。
而且如果你动作慢了些,也会搞到pass鸡给你的人也stuck在那边,
会拖慢进度,可以说完全是个工厂的setting。

一开始管理层说因为我不熟悉流程,所以需要training打针,
虽然跟我面试时谈的内容很不一样,但我也接受了。
有一次一整天连续打了3300只鸡之后,
我的手麻了,而且还出现手会自己跳动的症状。
我才发现这个重复打针的动作会伤到peripheral nerve,
康复的话需要三到六个月。(医学名:repetitive strain injury, carpel tunnel syndrome)
一份工作会伤害到自己的健康,即使工钱再高我也不能接受。

打了两个星期之后,我已经不想再进去打针了。
一整天下来什么也没学到,只是打针罢了。
可是员工们其实expect你跟之前掌管他们的人一样一起进去打针的。
而且某些员工看到你在办公室,会很‘好心’地问你:
Dr.,今天鸡不用打针哦?
有一位白目的员工还说:你进到来这里当然就是要进去打针啦,
不然你以为你进来就只是解剖鸡罢了啊?
这里我观察到某些人希望能撇开责任,到处去把:
‘Dr Ho现在是掌管vaccine team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