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07

Anatomy veterinary 难到爆!

Image
现在正上着anatomy的课,没有心情上;考完试了,总该堕落堕落一番!
Anatomy veterinary真的很难读!第一次考试过了,老师说我们的考卷很像disaster!听说很多人都考到不好。。
来说说这科难的地方吧!首先,这科由四个老师轮流教我们,最惨的是每个都教不同而且很难的东西。他们是:
Tengku---他是我最喜欢的老师!爱用粉笔在黑板画画解释给我们听!所以我们有时会笑他说,那些白粉在他擦黑板时都掉到他的头上了,所以他才满头白发!他教的是histology,浅白易懂,还时常问我们:can you follow so far?他有自己的语调。。很好听下。
Srihadi---而这一位呢?是印尼来的老师,对英文其实不是很灵光,但碍于一定要用英文的关系,当他不会讲一个词时,就会做动作出来,也闹出不少笑话!但我通常没听他的课的。。。他教的是embryology
Zuki---第三个,专教些要背的东西,骨头肌肉那种东西!最衰他很不会教!把事情变得更加复杂。。这一课我有试过专心听,但还是不成功!他教的是gross anatomy。
Shanthi---最后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印度女老师。。有一头及肩卷发(trademark)。。上她的课是最大压力的,时常都要保持清醒!她把我们分成编号,她问问题时就会叫个号码,过程真的紧张又惊吓!她的口头禅是“ALRIGHT?”
过份的是,四个一起出一份超难的考卷!那天notes多到我不知道要读哪一份!这个重要那个又重要!而且最过份每个结构都要compare and contrast between different species!给大家一个例子好了,以下是不同species的uterus,有发现他们的不同吗?
就是酱过分咯!如果说我们读一个不用比较我还OK,读得深入一点也不用紧!考试竟然出了要我们写出不同species 的vertebra!这谁会?太仔细了!过分!
就酱啦!发泄下吧了!

樱桃子《一个人相扑》 摘录文章

这篇文章,得到很好的评价。评价栏甚至写着:“这篇散文的文体,很难想象是高中生写的。犹如清少纳言来到现代。”
我非常吃惊。自己的作文,居然值得拿历史名人来夸奖。这有可能吗?写这个评价的老师一定有问题。
冷静之后,我这样告诉自己。不过胸口却涌起一股热流,一直热到头顶。好高兴!真的好高兴!这世上有人如此夸赞我写的文章。
被夏天的炎热和炎热搞得很热的我,从学校回来立刻直奔浴室,用橡皮水管冲冷水澡。我家没有莲蓬头,所以冲澡只能用橡皮水管。
浴室的窗户,闪耀着白昼的光辉。橡皮水管流出的水,闪闪发亮。贱起的水花,也闪闪发亮。顿时觉得这个破旧的浴室,好像被彩虹笼罩着。
看着闪闪发亮的水,心想,将来要当一个写散文的人。这时我还不知道,写散文的人称为散文家。
接着我又想到:“可以用漫画来描绘散文呀!”想到这里,忽然坐立难安。一股现在费做不可的念头驱使着我,立刻冲出彩虹浴室。
再度,我走向邻近的文具店。已经选择正规人生一事,完全被我抛到脑后。
我想当漫画家,从小就这么想。我喜欢画画,也喜欢写文章。其他的事全都做不来。这种事,我打一开始就知道了,究竟在迷茫什么呢?
这一次,我真的觉得没问题。没有以前那种勉为其难的感觉。这一定是,攸关人生的绝佳机会来了。
从文具店回家的路上,我看着巴川的波光粼粼,想起刚才浴室闪闪发亮的水。那一天浴室里的光辉,我永生难忘。 ————樱桃子————

其实我很喜欢樱桃子(就是樱桃小丸子的作者)的作品的,内容平凡却很有趣,很贴近我的生活!虽然有烦恼,但却会用另个方面去想的生活。
对了,谁可以教我放照片去部落格啊?我不会。。。

带着悲伤的心情来到部落格

今天我的朋友告诉我说:你有点讨厌。他不是特意走过来告诉我的,而是当他急着买披萨,买蛋糕时,而我却在旁边小孩子气的直囔说我不要吃蓝莓蛋糕!蓝莓蛋糕很难吃!他冲口而出的说了这句话。

我知道他是无心的,我也知道每次他遇到压力的时候他就会开始慌,开始忙,开始不知所措。这些我都知道的。当他说出这句话时,我还是不能接受。我遇过好多次这样的经验了。。每当别人认真很慌忙的做事时,自己却在旁边玩乐,没有想到事情的严重性。

今年的一月一日,本来是一个高高兴兴的倒数晚会,大家跑去屋外疯狂的唱歌,疯狂大喊。但,当交换礼物时,我却不识趣的做了鬼脸和不满意的表情。。我知道这样会伤人自尊心的,但我还是摆出那副脸。。。那副令人想要打他的脸。过后,谴责的声音不断涌进我的耳朵,让我非常自责。

面相来说,这种脸是能让人开心容易亲近的脸;但当需要认真的时候,这种脸就变得非常幼稚和孩子气。

我要学一下这种知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