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017

野狗与山猪

Image
是这样的,
我其实也不知不觉写了有十年的文章,
有得意洋洋的作品时也会叫朋友来看看,
朋友看了之后有时还会称赞说写得不错。
既然写得不错,那想说有没有可能投稿去报纸上?
所以我就把我的一些文章交了给惯性投稿的人评价一下。
他说:‘我看了你的部落格,有点像日记哦。
你是兽医?那就好好写你在学习/工作中发生的小故事,与你的专业有关的,
内容可以跟一般人不一样呢!
若只是写公司里的龃龉事件,那就没什么看头了。’

嗯,好吧,
作为2017年尾的最后一篇文章,
这次就让我写写关于工作的有趣事件吧!(不服!)

近来疯狗症的关系我被派去了砂拉越一趟。
故事起源就要说到今年的七月有一对住在Serian的姐弟出现了疯狗症的症状,
发烧,行为异常,怕水等等,最后还死了。
这两姐弟原来在两到三个月前有被狗咬过,检查之后才发现是疯狗症。
之后又陆陆续续出现了更多的死者,
所以我们兽医当局非常重视这次的事件进展。

兽医局在砂拉越的受感染地区进行了大规模的打预防针行动。
主人们就带着他们的狗到当地的礼堂来打针。
那为什么还是要派西马的兽医们去呢?
因为不一定每一家都带了他们的狗来,
所以我们这次是去每家每户把剩下的狗都打上预防针,来组成一个免疫带。
这次的病毒很大可能是由Kalimantan那里传过来的。

到了Kuching附近的Samarahan区,
才发觉其实这个问题还蛮棘手,因为到处都可以看到野狗。
去那些Kampung时,路可以没有尽头一直出现更多的分叉路。
这些Kampung都是先有屋子才有路,所以很分散。
路也非常的小,只能一辆Hilux通过的宽度,很多时候还会遇到死路,
所以要reverse出去才行。
虽然不是我驾车,可是也搞到我有点头昏眼花。哈哈。

Samarahan区大多数住着Iban族和华人。
流程就是我们会一间间巡逻偷偷望下他们家有没有狗,
有的话就会下车告诉我们来的目的:
(喊)Aunty, aunty,我们是来自兽医局的。你家的狗打了疯狗症疫苗吗?
还没啊?还没就帮你们打咯!
虽然去了那么多家大家都非常愿意配合,
但有时也会遇到闭门羹,因为我们冒冒然地出现让他们提高了戒心。
有些以为打疫苗需要钱。
有些还以为我们是来捉拿他们的狗。

刚开始我们没有经验,全部人一起下车去了,
才发现那个住户的狗全部都冲出来一直吠我们,
吓到大家都跳上车上!
被主人笑说:Takut 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