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狗与山猪

是这样的,
我其实也不知不觉写了有十年的文章,
有得意洋洋的作品时也会叫朋友来看看,
朋友看了之后有时还会称赞说写得不错。
既然写得不错,那想说有没有可能投稿去报纸上?
所以我就把我的一些文章交了给惯性投稿的人评价一下。
他说:‘我看了你的部落格,有点像日记哦。
你是兽医?那就好好写你在学习/工作中发生的小故事,与你的专业有关的,
内容可以跟一般人不一样呢!
若只是写公司里的龃龉事件,那就没什么看头了。’

嗯,好吧,
作为2017年尾的最后一篇文章,
这次就让我写写关于工作的有趣事件吧!(不服!)

近来疯狗症的关系我被派去了砂拉越一趟。
故事起源就要说到今年的七月有一对住在Serian的姐弟出现了疯狗症的症状,
发烧,行为异常,怕水等等,最后还死了。
这两姐弟原来在两到三个月前有被狗咬过,检查之后才发现是疯狗症。
之后又陆陆续续出现了更多的死者,
所以我们兽医当局非常重视这次的事件进展。

兽医局在砂拉越的受感染地区进行了大规模的打预防针行动。
主人们就带着他们的狗到当地的礼堂来打针。
那为什么还是要派西马的兽医们去呢?
因为不一定每一家都带了他们的狗来,
所以我们这次是去每家每户把剩下的狗都打上预防针,来组成一个免疫带。
这次的病毒很大可能是由Kalimantan那里传过来的。

到了Kuching附近的Samarahan区,
才发觉其实这个问题还蛮棘手,因为到处都可以看到野狗。
去那些Kampung时,路可以没有尽头一直出现更多的分叉路。
这些Kampung都是先有屋子才有路,所以很分散。
路也非常的小,只能一辆Hilux通过的宽度,很多时候还会遇到死路,
所以要reverse出去才行。
虽然不是我驾车,可是也搞到我有点头昏眼花。哈哈。

Samarahan区大多数住着Iban族和华人。
流程就是我们会一间间巡逻偷偷望下他们家有没有狗,
有的话就会下车告诉我们来的目的:
(喊)Aunty, aunty,我们是来自兽医局的。你家的狗打了疯狗症疫苗吗?
还没啊?还没就帮你们打咯!
虽然去了那么多家大家都非常愿意配合,
但有时也会遇到闭门羹,因为我们冒冒然地出现让他们提高了戒心。
有些以为打疫苗需要钱。
有些还以为我们是来捉拿他们的狗。

刚开始我们没有经验,全部人一起下车去了,
才发现那个住户的狗全部都冲出来一直吠我们,
吓到大家都跳上车上!
被主人笑说:Takut macam mana nak cucuk!!
最后大家劫后余生地笑成一团。很癫!
狗狗们就这样冲着我们吠。Kampung里的屋子几乎都没有篱笆。
打疫苗时自己也会有一定的风险。
即使在clinic都好,也会遇到主人怕去碰自己的狗的情况。
他们会说照顾的不是他们,他们不敢碰。
然后把责任推给我们说:你不是兽医吗?你也怕被咬哦?
所以如果主人不敢碰,我们也不会勉强地要去打针。
我工作时认真的样子。Lol。
其实这个主人也没有抱到很好,凶狗的话我针一插下去就已经可以把头转过来咬我一口了。
正确大概是这样吧。
主人半蹲,身体靠近狗,一个手绕过狗的颈项lock着它不要给它乱动。
——————————————————————————————————
另外一次我们去了Pahang的Mentakab找山猪。
因为今年五月的时候有个女孩被诊断患上日本脑膜炎 (Japanese Encephalitis)。
在Taman Bukit Cermin Mentakab的这个地方,有很多住宅区,
而这些住户都会在家后面种些东西,
所以时常会出现山猪在田园里偷吃和捣乱。
这次的行动就是看看这些山猪身上有没有带着会传染给人类的疾病!

这次我们分为两个team,一个是在Hilux上巡逻找寻山猪,
另外一个team就是在mini lab 那里准备,等山猪送来之后,开始抽血/收集样本送回去实验室。
我两个team都参与了。
巡逻山猪的那天我们从11点晚上开始坐在Hilux里一直绕Taman Bukit Cermin到凌晨三点。
后期真的睏到一个不行。
天公又不作美,下起了雨。
虽然细雨的话山猪可能会喜欢(出来泥地打滚),但那天的雨量蛮多的。
而且,我们绕的地方也不算是森林,只能说是道路两旁有一些树和一些bushes,
我觉得山猪应该会出现在比较深处的森林吧。
所以当晚最后以失败告终了。

第二天早上我就加入了Lab team。
这次的策略是用训练过的狗放进森林赶那些山猪出来,
然后射杀它们!
当然会有专业的狩猎者拿着大枪去射杀。
只见天空响起了一声巨响,
成功了!成功射杀一只公山猪!
后来还听说我们的一只狗也因此受伤了。。
我觉得很好笑,脑海里一直想到那只狗跛着脚一拐一拐地哭着从森林出来的画面!

公山猪还没送来之前我们就开始同情心泛滥,
开始想象这个一家之主其实是出来找食物给刚出生的小孩吃,
怎知却一去不返。。。
心急的母山猪因为等不到老公回来所以也出去看看,
然后也难逃劫数。。。
很癫!

山猪送来之后,我们就开始忙着解剖,
学习如何从眼睛里抽血,
收集尿液样本,
用straw来取出脑袋样本。
仔细检查,才发现这只山猪可能还只是个青少年山猪呢!(还没有长出寮牙)
所以我们的想象是完全错误的。

两次出游的体验都很美好,很开心。
除了觉得有为国家作出小小的贡献,
也可以认识到其它部门/州属的人,
交流中也学会一些新知识,无论是自己的专业又或者是一些平常事。
例如去到Samarahan的Kampung看到很多男的都有纹身,才知道是Iban族的传统啊!
还可以有机会品尝美食,好像我就喜欢上Kolo Mee, 三色奶茶,
Sarawak Laksa也让我吃到满头大汗,哈哈!
去Pahang的时候也去试了那里的Tempoyak Ikan Patin,
那个鱼肉完全是鱼油的感觉,一吞进嘴里就滑进去喉咙了,很奇特。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成为翻译员的故事

穷游欧洲(三)

前进罗马尼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