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走一趟韩国实验室

又是我啊!
两个月前我回了一趟硕士时期的韩国实验室。
这篇文章就带大家一起来看看我之前的实验室长怎么样吧!

回到待过两年的地方,
物是人非,有个senior还有一个labmate都已经离开实验室了。
反而教授旗下多了三名新的学生。
这样说我也可以算是他们的大前辈吧?
我可是第二个从这个实验室毕业的呢。
怎么看到大前辈还不下跪呢?哈哈!

在实验室转了一圈,发现实验室变得比以前窄了,
东西变得好多,冰箱也多了几个。
努力去找寻自己在这里存在过的痕迹,
还是会看到有些纸张上的字迹是我写的。
觉得好怀念。

除此之外,我之前在明洞逛街时志愿团体给的一棵来自独岛的植物,
还在实验室里健康存活着。
算起来这棵植物大概也有三四岁了吧!
原来是labmate每个星期都会帮我浇水。装水的容器就是旁边的Falcon Tube!
一个星期50毫升。哈哈。
看到junior在做着一个实验,
有些小步骤做错了,labmate纠正了他。
这让我回想起当年这个实验我们可是试了很多次之后才set up出来的,
所以这些小步骤也是因为有我之前的参与才变得更好,
让我觉得很骄傲。
而且看到知识能这样一代传一代真的觉得好棒啊!

然后他们就一起去吃晚餐了,
我就想起当年我们午餐晚餐都几乎一起去吃的。
时间一到大家就会告诉大家是时候去吃饭了。
然后大家就会拿起手机检查今天哪个食堂的菜单最合胃口,
(我们实验室附近有三个食堂!)
才一起走去的。
吃完了之后,有时还会去买咖啡或是买些小零食(ice cream)来吃,
真是享受。

这次回去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去见我的教授
虽然那时侯我还蛮不喜欢他的,
但那已经是多年前的事情了,早就释怀了。

以前做实验的时候有时会失败的,
这个时候如果害怕跟教授讨论其实大可自己窜改资料,
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论文交上去。说真的或许教授也不会发现。
可是那时却过不到自己那关。
所以就跑去找教授谈谈应该如何解决。
不知怎的,教授好像有一种魔力。
每次跟他谈了之后会发觉自己想到很大件的事原来是小事一桩。
整个人变得非常轻松,豁然开朗起来。
如果被人发现窜改资料,就学他们出来道歉吧。
(90度鞠躬,对不起,我知错了。)
这次回去也一样,我跟他投诉说我们现在的部门资源不足,
很多东西都不能买,连要用的特制agar也没有。
怎知他说:
你怎么不自己调配呢?
啊!其实自己调配也不是说不可以,确实是行得通的,
是我自己没有想过可以如此而已。
他总是可以想到我想不到的地方,
其实他也不差对吧?

在毕业的时候其实教授是希望我可以出版一张paper才走的。
可是那时候把paper交上去给journal之后,回来的comment真的一萝萝,
有些需要修改句子的地方我是可以做到,
可是有些是要我重新再去分析的我根本做不来,
因为那时候我已经离开实验室了。
拖了一年多之后我始终没有跟教授交代些什么。。
这次有机会回去韩国,
我终于把心中的忧郁告诉了教授,
跟他解释说我那时候不是要逃避,只是真的做不到。
殊不知他说他们已经开始进行着新的延续实验了。
所以我那个paper会在之后跟其它实验结果结合在一起。
语气中其实也没有怪罪我的意思。
所以我也总算放下了心头大石,谢谢。

临走之前他们叫我下次一定要再来玩。
一直提醒我说年底有个送年会,要我来参加。
我就说如果教授肯出机票的话我肯定会到。哈哈。

整个参观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场景是,
当我刚抵达实验室时,
我以前的labmate就介绍我给那些junior认识,
Junior说:原来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外国人啊。

我几时变成传说中的存在了呢?=)
记那一年的秋。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成为翻译员的故事

穷游欧洲(三)

前进罗马尼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