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种吱吱声

我真的太久没有更新部落格了。
近来有点忙嘛。
但幸好写部落格这件事也做了大概有十年的时间,
有了习惯。。所以离开一段时间之后身体自然而然召唤着我要回来更新了。

这篇文章的题目取自我在鸡场工作时的鸡寮。
一间鸡寮里大概有一万只鸡。
所以进鸡寮做检查时就可以听到一万种鸡的声音。

但现在打着这篇文章的时候,
我已经把这份鸡场兽医的工作给辞了。
这篇文章就来说说我辞职的原因和感想吧。

进入公司第三个星期之后,我就被通知说要我去掌管vaccine team。
说工作内容是monitor,但更多的时候只是跟vaccine team的人一起去帮鸡打预防针罢了。
让我来解说一下到底这个vaccine team是如何运作的吧。
一个月大概有15天是要进鸡寮帮鸡打针。
一个鸡寮大概有一万只鸡,因为分成三个team,所以一个人一天要打的鸡就是3300只。
这里打针的意思是有人会pass那只鸡给你,
(鸡重量最重可达3-5kg,当然也有年龄比较小比较轻的)
你一只手抓着鸡,另外一只手就把针打进鸡胸里。
这个动作一天要重复3300次。
因为一天的目标要打那么多只鸡,所以员工们已经练出10秒内大概打5只鸡的程度。
而且如果你动作慢了些,也会搞到pass鸡给你的人也stuck在那边,
会拖慢进度,可以说完全是个工厂的setting。

一开始管理层说因为我不熟悉流程,所以需要training打针,
虽然跟我面试时谈的内容很不一样,但我也接受了。
有一次一整天连续打了3300只鸡之后,
我的手麻了,而且还出现手会自己跳动的症状。
我才发现这个重复打针的动作会伤到peripheral nerve,
康复的话需要三到六个月。(医学名:repetitive strain injury, carpel tunnel syndrome)
一份工作会伤害到自己的健康,即使工钱再高我也不能接受。

打了两个星期之后,我已经不想再进去打针了。
一整天下来什么也没学到,只是打针罢了。
可是员工们其实expect你跟之前掌管他们的人一样一起进去打针的。
而且某些员工看到你在办公室,会很‘好心’地问你:
Dr.,今天鸡不用打针哦?
有一位白目的员工还说:你进到来这里当然就是要进去打针啦,
不然你以为你进来就只是解剖鸡罢了啊?
这里我观察到某些人希望能撇开责任,到处去把:
‘Dr Ho现在是掌管vaccine team的,他会跟你们一起进去打针’的观念种在员工们的心里。
而我也因为大家的推波助澜下,不得不进去撑着做。

那也来说说我当时候的心情吧。
当时候的我竟然傻到心里的想法是想要逃掉打针。
如果当天有event就不知多高兴。
而且也想出打针之前先做一些热身运动拉筋才开始,
又被那位白目的人说:哇?!需不需要那么夸张哦?
白目的人,你自己很幸运没有被编排进vaccine team,连打针都没打过,
可以不要那么理所当然吗?
你连个同理心都没有你有什么资格comment啊?

打针的时候,因为只是一成不变的工作,
所以有很多机会在思考:
这真的是我想要的生活吗?
虽然大家叫我Dr,可是做的工却跟普通员工没有两样,只是挂个头衔罢了。
为什么我要沦落到这种地步?
经朋友的提醒,才觉得自己多么可笑。
竟然想着如何逃避,竟然想出做热身运动的idea,
而不是更加现实层面的事情:为什么我要跟他们一起做?
有谁听过老板要自己去打扫自己的房间的吗?
这种工,只要training了任谁都可以做。
我还傻到持续做了三个月!

而算辞职导火线是某一天我想要申请annual leave。
被general manager问说:当天有没有需要帮鸡打针?
回复说没有之后,才叫我proceed application。
原来你请一个高薪兽医回来就是要帮鸡打针哦?

走之前,甚至有管理层的人说:
Dr. Ho是因为玩铁(老人‘玩gym’的说法)弄伤了手,所以把手痛这件事赖在公司身上。
没有知识只有一张嘴,人云亦云的人真的很可怕。
我真希望讲这些话的人,
自己进去一天跟员工们一起做,才来跟我说。

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新工作上我有所为有所不为。
下一篇让我来说说这个公司的管理层有多么不成熟吧。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成为翻译员的故事

穷游欧洲(三)

前进罗马尼亚